sábado, 11 de abril de 2009

另一面現實

失去子女的痛,是永遠也無法釋懷的...看到一部不知名的電影裡,華髮蒼蒼的婦人這麼說。

時間是很好的藥,讓傷口慢慢癒合、定著,然後成型。

回去工作前,很是掙扎。

害怕面對人,也想,認識的人應該不知要如何面對自己,問與不問,都不是。

難。

想起懷牧蝶時,為了調整作息,每天11點前一定上床,早上9點到公司時,我總是跟肚子裡的她說:"娃娃呀,我們又是第一個到公司呢...。好熱好熱,mami先開電風扇,納納涼喔..."

幸好去年年底搬家了。

從家裡到公司的交通動線改變,沿途景緻截然不同於懷孕時期,沒有足以扯動淚腺的因子。

走進公司,警衛先生笑著招呼:"喔,好久不見,兒子?女兒?"

"女兒。"我說。

"真好真好,恭喜恭喜!"...

微笑道謝,走上二樓,開門,進入最裡頭,在辦公桌前坐下...安然無恙。

直到看見桌上是久久不見的友人寄來的賀卡。

傻傻的以為自己可以,拿起電話,聽到友人的聲音,再也忍不住哽咽...。

心口的痛,我知道會漸漸緩去,可專注於工作時,我卻無法不覺咎責,彷彿輕易的就把女兒誕生、離去的這一段關起。我因而恍神,生命在去年的10月21日劃開了好長好長的缺口,幾近透明的存在,在這一面現實。

2 comentarios:

  1. 不知道這是否是個可能可以聯絡上你們的方式
    台灣最近又發了一個和你們相似的案子

    ResponderEliminar